您的位置::曲江农业网 >> 最新文章

探究解决我国大豆压榨产能严重过剩的出路下苍山蕨属

时间:2021年02月18日

探究解决我国大豆压榨产能严重过剩的出路(下)

——破解我国大豆压榨产能过剩的思路从市场规律来看,若要提高大豆压榨产能利用率,无非是增加原料供给,提高企业开工率,使全部油脂加工企业都能够“开足马力”生产,并且加工出来的产品还要有可以消化的市场。前面笔者计算得知,国内油脂企业若要满负荷生产,尚需每年多耗4000万吨的大豆原料,和能够消化760万吨豆油和3230万吨豆粕的市场渠道才行。很明显,以国内目前的消费水平来看,每年再多消化掉760万吨豆油和3230万吨豆粕是不可能的,因此必须考虑减少进口和扩大出口两方面事宜。那么,国际豆油和豆粕市场究竟有多大的“胃口”,能够消化多少大豆制品呢?一、豆油市场分析我国豆油年生产能力为1260万吨,而我国的实际豆油消费量(实际产量+进口量)为800万吨。因此我国只要不进口豆油,而全部改为消费自产豆油,则我国豆油产能就只剩下460万吨需要依靠出口来消化。那么,国际市场又是否能够承受我国这460万吨豆油的剩余产能呢?从美国农业部7月13日公布的全球农产品供需报告来看,全球2004/05年度豆油进口量为931万吨。而年进口量在9万吨以上的国家或地区就有14个,且进口总量超过500万吨(见表2)。可见,理论上讲,国际豆油市场是有足够的空间来消化我国豆油的剩余产能的。表2:2004/05年度世界豆油进口预测汇总表单位:万吨

序号

地区

进口量

1

印度

160

2

伊朗

90

3

部分非洲国家

46.9

4

摩洛哥

33.4

5

委内瑞拉

30.2

6

朝鲜

24

7

埃及

20

8

阿尔及利亚

20

9

南非

18

10

突尼斯

17.5

11

土耳其

11.5

12

加拿大

10.5

13

墨西哥

10

14

俄罗斯

9

合计

501

资料来源:新华社多媒体数据库另外,目前我国进口豆油90%以上是毛豆油。由国内政策面可知,自去年10月1日起我国执行新的食用油进口标准以来,按照规定,只有相当于精炼豆油质量的产品才能进入国内市场,因此国外毛豆油很难进入我国。只是在过渡阶段,我国放宽了从巴西等主要豆油出口国的产品质量限制,因而近期毛豆油进口依旧。但从长远来看,限制仅经过粗加工的毛豆油的进口还是容易实现的。二、豆粕市场分析我国豆粕年产能为5530万吨,而我国的实际豆粕消费量(进口量很少,可以忽略不计)为2300万吨。因此,若按全部产能来加工,则我国每年约有3230万吨豆粕需依靠出口来消化。那么,国际市场又是否能够承受我国这3230万吨豆粕的剩余产能呢?美国农业部7月份全球农产品供需报告称,全球2004/05年度豆粕进口量为4534万吨。而年进口量在10万吨以上的国家或地区就有20个,且年度进口总量就达3800多万吨(见表3)。可见,理论数值说明,国际豆粕市场也有足够的空间来消化我国的豆粕总产能。

序号

地区

进口量

1

欧盟25国

2275

2

印尼

152.5

3

朝鲜

150

4

泰国

150

5

日本

130

6

菲律宾

117.5

7

加拿大

110

8

墨西哥

95

9

委内瑞拉

75

10

埃及

70

11

其它欧洲国家

69

12

其它非洲国家

67.9

13

马来西亚

62.5

14

阿尔及利亚

58.6

15

南非

58

16

土耳其

57

17

伊朗

40

18

俄罗斯

37.5

19

突尼斯

36

20

巴基斯坦

11

合计

3822.5

资料来源:新华社多媒体数据库另外,我国豆油和豆粕在国际市场上还有着一个天然优势,即我国每年有1800万吨的自产非转基因大豆,这对于那些对转基因生物进口限制极为严格的欧洲、韩国和日本来说,我国生产的非转基因大豆制品有着很大的吸引力。三、大豆市场分析我国大豆1800万吨的年产量短期内不可能大幅提升,因此,增加大豆进口量是解决原料供给不足的惟一手段。目前,全球最主要的豆油出口国分别是:阿根廷(本年度出口量,下同:454.8万吨)、巴西(266.4万吨)和美国(63.5万吨);最主要的豆粕出口国分别是:阿根廷(1926.5万吨)、巴西(1484.5万吨)、美国(653.2)。依我国大豆压榨剩余产能计算,760万吨豆油和3230万吨豆粕约相当于4000万吨大豆的压榨量。如果我国能成功占领上述当量的豆油和豆粕国际市场,那么,原豆油和豆粕出口国的产品出口量就会相应地减少。与此同时,原出口国的大豆原料使用量也就会相应地过剩4000万吨。而这些大豆恰好可弥补我国大豆压榨产能所需的原料供给缺口。至此,我们可以看出,抑制豆油进口和努力扩大豆粕、豆油的出口,是解决目前我国大豆压榨产能严重过剩的一个理论可行的办法。——政策“保驾护航”,解决方案才可实施然而,事情并非如此简单。上述解决思路全部建立在理论数据基础之上。笔者认为,只有依靠政府的积极参与和支持,才可能真正实施这一解决方案。实际上,我国若想抢占国际豆油和豆粕市场,就必须能够提供低于其它主要出口国的产品报价才行。但是,由于我国大豆生产的单位成本相对过高,因此短期内完全依靠市场手段扩大出口是不可行的。黑龙江省农业科学院大豆专家刘忠堂教授称,我国农民大豆生产的每500克平均成本为0.56元,美国为0.55元,巴西为0.45元。简单比较来看,我国大豆生产的成本基本上与美国相当,高于巴西。但美国政府给本国农民提供大量补贴。据了解,美国农民在出售大豆之后,还可以从政府得到每1.6美分/公斤的直接补贴和2美元/亩的反周期补贴,折合人民币每吨大豆补贴226元。这更使得我国大豆生产成本相对较高。我国大豆的生产成本过高,又使得国内豆油和豆粕的生产成本随之提高,因而其在国际市场上的竞争力就较差。因此,政府提供一定的支持或直接提供豆油、豆粕出口补贴,则成为解决目前这个难题的关键。根据WTO规则,我国政府可以向农业生产提供总产值8.5%的补贴额度,但我国实际向农业生产提供的补贴还很少。据统计,2004年我国的“三补贴”(直接补贴、良种补贴和农机补贴)政策共补贴农业140多亿元。而该年我国的农业生产总值为36182亿元,农业补贴仅占农业总产值的0.387%,远低于WTO规定的上限。为农产品出口提供补贴,在我国已不是先例。实际上,前几年我国玉米年出口量达千万吨,就是完全依赖于政策性补贴的支持。提高我国大豆压榨产能的利用率,不仅可以将大豆深加工的利润留在国内,还有利于我国逐渐发展成为全球大豆加工中心,这对于提升我国油脂企业的国际竞争力有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因而,通过前面的可行性分析之后,笔者认为,由政府出面干预,为大豆产成品出口提供补贴,是现阶段解决我国大豆压榨产能过剩问题的有效方式。

南京看皮炎哪个医院好

重庆尖锐湿疣医院哪家

上海明珠医院皮肤主任

上海糖尿病哪家医院好

南京皮肤病医院:治好白

友情链接